國家太空中心小朋友的太空科學夏令營從2013年開始舉辦,從2013年的只有一班40人,到2016年的一口氣開了17個班,總人數超過700人,昨天終於在台上主持完最後一節課,把最後一位同學送回家了。台北第四梯-A班 (1200)8月10日是太空營17班次的最後一天,下課4點下課後台北市就下起雨。最後走的一位家長跟我聊了很久,這位媽媽非常肯定我們的活動,她也看出太空營的經營除了需要在科學與教學用心之外,對同學們的「生活照顧」是一個非常大的挑戰。這位媽媽看出了我們在解決同學生活問題上的花了很多努力,在營隊解散後給了我們一些鼓勵,希望太空中心把這樣的活動一直辦下去。

「希望太空中心把這樣的活動一直辦下去」,我不太確定是多少人的想法與心聲,至少我聽到不少家長在問有關2017年太空夏令營的事。我也在想2017年到底會不會有太空夏令營? 什麼才是決定2017年會不會有太空夏令營的真正變因?台北第四梯-A班 (1106)

相信大部的家長們都可以接受,小朋友參加活動跑跑跳跳難免會有人受一些小傷,我指的是OK繃解決程度的小傷。假設今年2016年太空營一共有5位同學用了OK繃,相信聽到後有家長會感覺到很害怕,怎麼大人們會這麼不小心。2013年的太空營有40位同學參加,如果有1位同學用了OK繃,而2016年的學生是2013年的17倍,但使用OK繃只有多了5倍,那這樣看起來,受傷比例遠遠降低(我沒有真的統計OK繃使用,但事實上受傷比例是真的很低沒錯),如果這樣看太空營應該是成功,2017太空營應該會繼續下去。

13898580_10205188554193326_2029461818_o

不過大家可能忽略了一件事,如果用上面的例子來思考,2013年我假設活動中有一位受傷同學,這一位家長可以選擇「罵我們」或「不罵我們」,當然不罵我們的機會是比較大的。如果大家覺得用「罵」這個字太無感,可以把它換成「告」這個字來思考比較好懂。2016年,會有5位家長面臨「罵我們」或「不罵我們」的選擇。一旦有一位家長選擇「罵(告)我們」,那大家覺得等到決定2017年要不要辦夏令營的時候,太空中心會做出怎樣的決定?太空中心本質是一個研究單位,科學教育是額外的服務「多做多錯」的想法,很可能就會影響2017年夏令營的決定
台北第四梯-A班 (1126)

「多做多錯」從科學上來看它是機率,「多做」必然會導致「多錯」,這是很正常的,任何一個工作崗位都可能產生這樣的思維。我本來就喜歡教學,所以我個人不會因為我教了更多同學,而罵我的人也跟著增加而停止。但太空中心本來就不是教育單位,或者說目前為止國家也沒有把「科學教育」這樣的命令指派在我們同仁工作上,大家都是用額外的時間,靠著熱血在經營著太空營的。如果只是熱血,被罵多了,熱血是可能被澆熄的。明明是一件正確的事,明明同仁們也願意在工作之外再有更多付出,為什麼在太空營經營到一個頂點之後,卻讓大家因為這個遊戲規則而無力了?

台北第四梯-A班 (1006)

當大家面對多做多錯時會想到的是「少做少錯」,或是乾脆「不做不錯」,因為「少做」與「不做」比較輕鬆,就像批評問題比解決問題容易一樣。但我們或許忽略了一件事。「多做多錯、但多做也會多對」。我們教了更多同學,除了更多差錯,也會有更多小朋友受惠、對太空科學有更深的了解,太空營還是一件值的耕耘的工作啊

13901979_1084129598330332_1915205056_o

這個社會上負面的意見比較引人注意,而正面意見通常都是放心裡。「只有熱血,才能支持另一個熱血」。如果大家真心覺得我們太空營辦得不錯,希望大家可以在群組中、或是文章下方的留言欄給同仁們一些正面的力量,讓太空中心的同仁們了解我們的服務換來的不止是更多被罵的可能,還有更多更多更多的支持與掌聲在大家的心中沒有被講出來。我不能保證2017年會有太空營,但是我可以保證我會把大家支持我們的留言整理起來給同仁們看,讓太空中心有更多的信心與熱情,可以在2017年培育出比2016更多的小小太空人。

以上文章為蕭俊傑<科學X博士>個人意見,與國家太空中心無關喔~